????岛主联盟不是常备舰队,梧桐道人也不可能供养那么庞大的一支舰队,所以从战胜稽查舰队之后的三个月里,联盟在事实上处于分散状态,各自返回各自的海岛。

????在被联席会议拒绝之后,梧桐道人也没有更好的办法逼迫道门同意他的条款,上岸是不可能的,只能通过调派人手封锁航道、劫掠沿岸州府来压制道门。

????但劫掠和封锁是柄双刃剑,既伤敌、又伤己,当航道上再无大明商船往来、沿海州府一体戒备的时候,梧桐道人感到非常受伤。

????这是一个考验谁更能抗压的过程,梧桐道人必须想办法坚持,他能想出来的一个办法,便是降服不肯听从自己号令的岛屿,比如落叶岛。

????但落叶岛虽然势单力薄,却如同刺猬一样很难下口,他们船少、人少,却武备精良,同时和自己麾下的部分岛主还有着不小的瓜葛。对方究竟和哪些麾下岛主暗通款曲,他自己也搞不清楚,只能在组织力量征服的过程中,一个一个试。

????从七月底开始,他就尝试着调动人手围剿落叶岛,但连续两次都失败了,往往在到了选择大军出发的日子,某几位岛主忽然告知各种稀奇古怪的缘由需要请假,于是只能重新调派,再次拖延。

????如是两次之后,已经过去了一个月,这个时候的梧桐道人已经没有时间再去征服落叶岛了。

????稽查舰队重建了,而且规模更甚于上一次,如今正在松江大营热火朝天的训练。另外一个令人不那么愉快的消息是,听说新任舰队主帅是天师陈善道,至此,梧桐道人不得不召集了一次联盟大议事。

????“想必大伙儿都知道了,联席会议又重建一支舰队,如今就在松江大营。”

????很多岛主都面色凝重,据闻,这一支稽查舰队数量相当庞大,五百料主战海船比上一次还要多,许多岛主有相对确切的消息,知道这个数目在二十到三十之间。除了五百料战船,还有更多的中小型船只,也都是相当难以应付的。

????三个月前,大伙儿在妖煞地狱海边设伏围歼稽查舰队,在占尽了天时地利的情况下,都硬生生崩掉了好几颗牙,不少岛主麾下的船只损失惨重,到现在还没恢复过来,至今心有余悸。

????原以为道门吃了这么个大败仗,应该答允自家的条款了,可谁知压根儿不是那么回事,人家不仅没答应,反而在短短三个月内重建了一支规模更大的船队,这种事找谁说理去?

????见大伙儿脸色难看,梧桐道人鼓劲道:“你们也不要作难,照我看,这反而是个机会。道门没有答允咱们弟兄的条款,只说明一个问题,上回打他们打得不够狠,不够疼!这回好了,又是一桌大餐送上来了,咱们只要把这桌菜吃下去,我就不信道门还能硬挺着?诸位掌柜的,咱们同心同力,把这支船队消灭,道门必然向我等屈服,这可是千年伟业啊弟兄们,是为了我们子孙后代打牢坚实基业的一仗,打赢这一仗,东海才真正是咱们弟兄的,咱们也可堂堂正正到中原去,和那帮玄门正宗平起平坐!”

????尹驯龙紧跟着给大伙儿打气:“道门的船队虽然比之前要大,但诸位在上次海战中可是缴获了不少好东西,大伙儿想想,这一次的缴获或许还能更大。”

????他们俩的鼓劲也算是起了些作用,重新燃起了岛主们的斗志。有些岛主表示,希望盟主能发一些银子下来,给手下弟兄们鼓舞士气,对此,梧桐道人也慷慨表示同意,当即掏出三万多两银子来,发给各家岛主。

????联盟议事很快决定,各岛立刻回去起兵,于九月十五日聚于妖煞地狱海西南的中葵岛。

????议事之后,张铮问:“盟主,不告诉他们稽查舰队主帅人选的事?”

????梧桐道人摇头:“大伙儿如果听说陈天师来了,怕是会有人私底下打小算盘。”

????“可迟早会知道的啊。”

????“无妨,这次我会将亚父请出来,到时候中葵岛上一亮相,大伙儿还用怕么?”

????张铮又问:“九月十五赶到中葵岛,会不会太紧张了一些?只有半个月。”

????梧桐道人回答:“半个月正好,不让他们多想。”

????岛主联盟那么大的动静,落叶岛很快就得到了消息,在知道梧桐道人的目标不是自己之后,上上下下都松了口气,同时,听风道人也亲自来到天妃娘娘庙,向道门驻于此处的梁逍游和伦带娣通报消息。

????伦带娣刚刚为两家成亲的岛民办了个小小的斋醮,为他们送上祝福,就看到了匆匆而来的听风道人。

????“岛主来了?”

????“见过伦庙祝,不知梁道长在不在?”

????“他去村里的学塾给孩子们讲道经去了,塾师病了,请他带几天课。需要我叫他回来么?”

????伦带娣和梁逍游上了落叶岛后,一直按的赵然嘱咐,不四处鼓动宣传,更不抢班夺权,踏踏实实为岛民举办斋醮科仪,指点军甲法器的使用、小队作战的协同配合,得空时还给人看病、教孩子们念书,很快就赢得了落叶岛上下人等的敬佩。

????听说梁逍游去给孩子们教课,听风道:“不用,我自去就是。”

????来到岛上唯一的学塾,里面正传来孩子们的齐声朗诵:“西极之南隅有国焉,不知境界之所接,名古莽之国。阴阳之气所不交,故寒暑亡辨;日月之光所不照,故昼夜亡辨......”

????听风道人在门外静候了小半个时辰,等梁逍游宣布“小憩片刻”,从堂上出来,才上前道:“梁道长,灵鳌岛有消息传来,梧桐道人昨日大盟岛主,共议攻伐一事。”

????梁逍游和听风走到远处树林边,问:“消息确实么?他们什么时候动手?打哪里?”

????听风道:“应该不会错的,商量的是九月十日聚义中葵岛,打哪里却不知。”

????“中葵岛在什么位置?”

????听风在脚下沙地上画了个大致的草图,以落叶岛为始,指着东北方向道:“从咱们这里出发,船行六七日可至。就在妖煞地狱海边缘,西北距松江大营需行七八日。”

????梁逍游看着这个点,不禁喃喃道:“真是有点远。”( 道门法则 http://www.wucuow.com/2_2079/ 移动版阅读m.wucuow.com )